2021年基金公募十大“最”来了

2021-12-13 14:43 投资理财

最大基金规模为——24.4万亿!基金总规模创历史新高。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0月底,全国共有基金管理公司137家,这些机构管理的公募基金净资产总额为24.41万亿元。这是基金行业公募基金总规模历史最高值。显然,2021年将是又一个蓬勃发展的一年。a股震荡是2021年的主旋律。然而,在市场波动下,行业依然实现了快速发展。数据显示,公募基金总规模由年初的19.89万亿增长至10月底的24.41万亿,前十个月增长4.52万亿,增长22.7%,显示出公募基金强劲的增长趋势。与此同时,今年前十个月,各类基金份额和规模均有所增长,其中混合基金、债券基金和货币基金增幅较大。权益类基金仍保持较高增速。包括混合型基金和股票在内的权益类基金总规模年初为6.42万亿,但10月底达到8.01万亿,意味着这些基金在波动期间逆市增加了1.77万亿,占公募基金新增规模的39.28%,依然是公募市场的重要“生力军”。此外,今年的“固定收益”产品也实现了大发展,因此混合基金增长迅速,成为前十个月增长最快的产品类别。基金经理“十亿俱乐部”仍在扩张。数据显示,截至12月12日,管理规模超百亿的权益类基金经理(含指数类产品)有309家,4家基金经理管理规模已超千亿。从主动权益类基金来看,管理规模超过400亿元的基金经理有18位,E基金张坤、景顺长城基金刘艳春、中欧基金盖兰、邢正全球基金谢志宇管理规模均超过900亿元。作为机构投资者的重要代表,在市场上的话语权仍在增加。根据中国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数据,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公募基金持有a股总市值为5.72万亿元,占流通a股市值的8.31%。两大核心数据继续同步上升,为过去十年最高水平。公募基金的总规模不断上升,因为公募基金完善的内部控制制度和稳健的业绩赢得了投资者的信任。未来,公募基金将依托强大的管理能力继续高质量发展,同时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占比将进一步提升,推动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增强公募基金财富管理和普惠金融功能,助力资本市场持续高质量健康发展。基金分红最大方。——年,分红超过2600亿元,创历史新高。受益于2019年和2020年基金行业的“大牛市”,2021年基金分红明显丰厚。年内基金分红超过2600亿元,一举创历史新高。数据显示,截至12月12日,今年共有2586只基金(按不同份额单独计算)累计分红2619.9亿元,较去年底的1893.28亿元大幅增长。从类型来看,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分红总额均超过1000亿元,占今年公募基金分红总额的一半。从单笔分红金额来看,张清华管理E基金裕丰分红颇为大方,该基金年内分红总额达110.4亿元,农业银行惠利金穗今年三个月分红达90.1亿元,颇为轰轰烈烈。一批明星基金经理出手阔绰。周应波管理的中欧时代先锋一年分红37.06亿元,E基金价值精选、华夏回报、招商CSI白酒、南方食材精选、万家产业精选、E基金安心回报、景顺长城新兴成长、E基金品质精选的分红均超过19亿元。基金经理 其他年份大部分分红都在1000亿元以下,但最近三年基金表现不错。2018年、2019年、2020年,基金分红总额分别为1038.75亿元、1279.2亿元、1892.55亿元。业内人士认为,每季度末和每季度末都是基金分红的高峰期,市场条件好的时候基金分红增加是正常的。无论是累计分红数量还是分红总额,都创下历史新高。今年股息的大幅增加与过去几年的优异表现有关。高股息基金中有很多长期业绩突出的明星基金经理产品。从基金分红的角度来看,主要考虑四个方面。一是基金业绩突出,锁定收益,让持有人享受投资回报;二是产品规模过大,影响战略有效性,通过分红降低一定规模;第三,出于对市场前景的谨慎考虑;第四,基金合同明确规定分红条件、分红次数和分红频率。根据合同分红情况,近年来小额分红数量明显增加。人才流动最快的——位基金经理的成交额和新聘人数均创下新纪录。在今年动荡的市场环境下,面对前所未有的业绩压力,300多位基金经理纷纷离职,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同时,年内有近700名新人开通产品,创历史同期纪录,且多为基金公司培养的投资人才。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每年辞职的基金经理人数分别为159人、170人和194人。2015年,离职的基金经理多达302人。当年a股市场的火爆,让基金经理,尤其是业绩突出的基金经理,改变了职业规划。2021年以来,截至12月10日,已有306位基金经理辞职,创历史新高。具体来看,今年辞职的306位基金经理中,涉及122位公募基金经理,其中13位基金经理有5位以上基金经理辞职。同期基金经理的营业额创下历史新高。为此,上海某中型基金公司的投资研究总监认为原因很多。首先是市场因素,为了获得更高的薪酬,很多基金经理会在业绩高的时候选择跳槽。20岁以后20年的行情高点,今年迎来了离职高潮。第二是基金行业的分化。近两年,行业大发展,基金公司之间分化非常大。不在头部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很难分享市场红利,于是想跳去头部或者排名更靠前的公司。  与此同时,截至12月10日新聘基金经理则有689位,表明基金行业大发展背景下行业向心力正持续吸引人才。这些新聘基金经理中,除去几十位多位从外部引进的有基金管理经验的人才外,多达600位左右的基金经理为刚开始管理基金的新手。今年以来加入基金经理队伍的新人多为“85后”,是新生代基金经理的代表。  对此华南一位公募人士表示,今年新基金经理人数爆发,原因之一是新产品的大量发行,基金经理需求大增,不少公司启用“新人”。沪上一位公募产品部人士则称,爆款基金的快速扩容导致基金经理管理规模急速壮大,部分在管规模较大的基金经理或将短时间内不再接手新产品。因此,公募行业对增量基金经理的需求扩大。  新基金发行最多  ——超1700只新品诞生  2021年新基金发行市场可谓随着A股震荡而“跌宕起伏”,在这样权益基金发行冷热交替之间,仍交出了一份不俗的答卷。  数据显示,截至12月10日,今年的基金发行数量已创下了历年新高,达到1726只,超过2020年全年的1386只。整体来看,今年以来成立的新基金总规模已超过2.6万亿元,无疑是基金行业历史新基金发行第二“火爆”的年份。  数据显示,今年基金发行整体呈现“前高后低”态势。一季度市场情绪高涨,基金发行火爆,多只百亿爆款基金在此期间诞生,不到三个月时间新基金成立规模站上万亿元,这样的速度在历史上从未出现过。  在在权益类基金火热发行的助推下,年初诞生多只爆款,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只。该基金于1月18日发行,认购规模达2398.58亿元,创下公募基金历史上单只基金认购规模最大的纪录。按照首次募集规模上限150亿元人民币,有效认购申请确认比例为6.253716%。此前该记录保持者是王宗合挂帅的鹏华匠心精选,认购额1371亿。  但随着核心资产的急剧回调,基金发行骤然降温,二季度基金规模缩减至5548.72亿元。进入三季度,基金发行有所回暖,三季度合计发行规模超7200亿元。而10月份以来两个多月时间基金发行规模为4200亿元。  距离今年行情收官还剩不到20个交易日,各家基金公司在年末都会新发产品布局明年行情,同时又是基金公司自购最频繁的时段。今年能否延续去年突破3万亿份的发行份额,业内人士认为依旧值得期待。  单只新基金配售比例最低——  1.76%创出历史新纪录  2021年诞生出两大“硬核”纪录:一个是公募基金历史上单只新基金认购规模最大的纪录;另一个是公募基金历史上单只新基金配售比例最低的纪录。这两大数据充分说明了行业的蓬勃发展。  2021年5月底,“划时代”基金品种——首批公募REITs正式发行引爆了市场,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纷纷热情涌入。面向公众发售时,这9只公募REITs产品均被抢购,实现“一日售罄”并启动末日比例配售。尤其是中航首钢生物质REIT,配售比例仅1.7592%,创出了历史上单只新基金配售比例最低的纪录。此外,博时招商蛇口产业园REIT、富国首创水务REIT的配售比例也在2%左右,分别为2.394%、2.41%,被市场称为“比上海车牌还难中”。  今年11月结束的第二批REITs发行中,华夏越秀高速公路、建信中关村产业园REIT的配售比例也很低,分别为2.6%、1.83%。  不仅REITs产品受到追捧,今年发行的首批北交所基金的发行也获得追捧,首批8只产品均“半日售罄”,如汇添富北交所创新精选两年,认购比例仅为6.9886%,在历史纪录上也排名靠前。  12月6日成立、由老将饶刚挂帅的睿远旗下第三只产品——睿远稳进配置两年持有也毫无意外的成为爆款,千亿级资金追捧,最终配售比例为9.8%。而2020年2月份成立的睿远均衡价值三年当时也引起市场追捧,当时配售比例为4.9%,均非常低。  对比历史数据看,2019年12月发行的广发科技创新基金一日大卖300亿,最终配售比例低至3.3%,是当时公募基金比例配售新低,而这一纪录已经被公募REITs刷新。此外,2019年的科技创新主题产品发行也获得市场追捧,不少产品的配售比例都在3%~5%之间。  业内人士表示,新基金发行配售比例不断创出新低,主要存在两类情况,一类是长期业绩优秀的基金经理挂帅的新基金产品,引发渠道积极推动,投资者积极追捧因此成为爆款,配售比例较低。另一类是行业创新产品,如科技创新主题、北交所主题、REITs基金等,市场“追新”热情较高,因此引发爆款出现,配售比例同样很低。  基金行业经过20多年发展,依靠透明的机制、多元化产品、一批业绩经过多轮牛熊考验的基金经理等,已经获得市场认同。在居民财富逐步向权益市场转移的大背景下,一些长期业绩稳定的产品,以及一些便利的创新产品受到资金持续关注是大势所趋。  权益ETF扩容最快——  成立数量与规模双双创新高  结构性行情持续演绎,指数化投资越来越受投资者认可。今年以来,基金公司布局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产品的热情不减,推动年内新发股票ETF成立数量与规模破历史新高。  截至12月10日,年内新成立的股票型ETF数量达到254只,这个数据已超过2019年和2020年全年的总和。  其中,有37家基金公司在今年发行了股票型ETF,分布在大中小三类公司中,但布局主体仍多为头部公司。仅华夏基金一家,就已经发行了24只,易方达、国泰、富国、华宝、华泰柏瑞、嘉实、银华基金等公司发行数量均超过10只。  结构性行情下,基金公司最青睐发行行业主题类ETF,今年共成立150只左右,覆盖有色、化工、养殖、新能源、光伏、游戏、医药、证券、食品饮料等众多细分行业。  今年以来股票ETF发行总规模合计1807.44亿元,同样创出历史新高记录。2020年和2019年全年,这一数据分别是1132.41亿元和1729.57亿元。  伴随着ETF的迅速扩容,权益ETF的总规模也创下历史记录。截至11月22日净值更新,全市场542只权益类ETF,总管理规模达到10003.67亿元,今年正式突破万亿关口,成为权益类ETF市场的里程碑事件。  2018年以来,权益类ETF市场取得了快速发展。2018年末,权益类ETF总规模只有3468亿,到2019年末增加到5360亿,2020年末继续增加到7746亿。而今年,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总规模已经突破万亿。要知道,十年前的2011年,权益类ETF总规模还不到1000亿。十年,超过十倍的增长,增速惊人。  数据显示,我国ETF头部效应较明显。从基金公司的产品数量和规模来看,大中型基金公司、先发基金公司在ETF市场中处于领先地位。  深圳一家中型公募市场部人士表示,“相较于其他类型基金产品,ETF更容易出现马太效应,因为流动性好、规模偏大、交易量大的场内基金,更容易吸引机构和大户等资金。随着头部基金公司积极发行ETF,产品线渐趋完整,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  但相较于海外市场,中国的ETF发展空间还很大,Smart Beta策略类ETF、更加细分领域和崭新领域的定制型ETF产品都有一定可操作性。  FOF发展最快一年——  2021年发行量破千亿创新高  2016年9月起,中国证监会和基金业协会密集发布FOF相关法规和指引,直到2017年10月首批公募FOF正式落地。而这类诞生四年的品种终于在2021年迎来跨越式大发展,不仅新产品首发规模纪录频频被改写,全年发行量破千亿更是一举创出历史性新高。  数据显示,截至12月12日,今年以来成立的FOF基金(含股票型、混合型、债券型)达到82只,合计募集规模为1146.52亿元。这一数据也“秒杀”了新基金发行破3万亿的历史性2020年,当年合计成立50只FOF募集总额为309.94亿元。  FOF产品发行总额的井喷背后是爆款FOF的层出不穷。相比前两年FOF基金“太难卖”、“需要基金公司从业人员凑份子”的情况,2021年可以说是“全面改写”。如7月12日,兴证全球优选平衡三个月持有混合FOF正式首发,单日就迎来了接近190亿的追捧,因该基金有80亿的募集上限,最终确认比例为42.771091%。  此外,交银招享一年持有、广发核心优选六个月持有、兴证全球安悦稳健养老一年持有、浦银安盛嘉和稳健一年持有、嘉实民安添岁稳健养老一年持有等产品成立规模就达到或者超过50亿,其中不少产品一日售罄还启动比例配售。  正因为新FOF产品爆款频出、产品表现稳健,FOF产品总规模节节攀升。数据显示,目前从2017年130亿元增加到2021年三季度的1879亿元,增长接近14倍,数量增长33倍。  更引起市场关注的是,今年FOF产品品类创新不断。2021年8月起,首批FOF-LOF和首批ETF-FOF密集面世;而12月份,首批QDII-FOF-LOF产品也上报证监会,不同工具属性、投资策略和风险收益特征的公募FOF创新的陆续推出,给投资者不断带来新工具。  业内人士表示,近几年机构投资优势突出,公募FOF通过专业筛选出较好的基金并结合市场环境进行跟踪调整,解决个人投资者选基金以及长期投资的问题。伴随着中国资本市场逐步成熟有效,专业投资优势越来越突出,未来个人投资者也会经历从个人炒股到买基金、再到买FOF逐步演变的过程,更多投资者也会逐步接受这类产品,此类产品具备较大发展空间。公募FOF在2021年走上快车道,为公募FOF的发展打开了新篇章。随着我国养老第三支柱体系的建设进程加快,公募FOF将迎来全新发展机遇。  基金清盘在加速——  227只基金清盘创出2019年以来新高  自2014年行业出现首例基金主动清盘以来,基金清盘逐渐常态化。在今年股市大幅波动的背景下,基金清盘数量也快速增多,年内已有超200只基金清盘,创出2019年以来新高。  数据显示,截至12月12日,今年以来已经有227只基金清盘(含处于清盘期品种,下同),其中权益类和债券类基金占据“半壁江山”,股票型、混合型、指数型合计达到120只,而债券型产品清盘也达到98只,此外货币基金和QDII基金分别达到2只和7只。  业内人士分析2021年基金清盘原因表示,一方面,近两年新基金发行的数量和规模都创下历史新高,部分基金产品同质化较为严重,由于业绩未达到预期或者规模本身较小,容易导致清算。另一方面,2月份以来市场大幅回调,赚钱效应明显减弱,投资者赎回叠加市值缩水也会导致部分基金产品触及清盘线,导致清盘。此外,基金行业“赎旧买新”的现象仍然存在,导致行业热衷发行新基金,忽视老基金持续营销,也会导致部分老基金规模缩水。这也是行业中基金清盘的主要原因。  而从基金清盘历史沿革来看,整个行业一度对基金清盘视作“洪水猛兽”,即使基金产品规模较低也会尽力“挽救”,不会选择清盘。直到2014年首只主动选择清盘基金出炉,正式打开行业基金清盘大门,随后逐渐有基金宣布清盘。  基金清盘正式达到高潮是2017年和2018年,尤其是2018年全年基金清盘数量达到428只,创出一个历史新高。这主要受到委外新政等影响,导致委外基金大量清盘。而2019年下半年以来,权益类基金清盘增多,有些是因为基金业绩长期不佳,也有一些是因为和市场风格不契合、渠道不给力导致。数据就显示, 2019年、2020年全年清盘基金数量为132只、172只,其中权益类品种较多。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基金清盘政策有新情况——流程得以简化,由原来的审批制改为备案制。这也意味着,基金清盘流程时间缩短,一方面持有人可以更快收到清算资金;另一方面也引导基金行业健康发展,基金公司布局产品更为理性科学,优化公司产品结构,减少迷你基金数量。  业内人士表示,基金正常清盘并非“坏事”。迷你基金的管理成本很高,不仅基金公司有运营成本,这一运营成本可能还会因基金规模太小影响净值;同时也对投资操作或有影响,正常清盘其实好过于“硬抗”。同时,也让基金公司把更多精力放在重点基金上,“优胜劣汰”自然循环也让行业良性运转。  自购最积极——  公募年内自购规模超50亿  今年市场跌宕起伏,但基金公司自购的热情却逆势上扬,用真金白银为自家基金背书。截至12月10日,年内公募自购规模超50亿,创历史同期记录。  数据显示,截至12月10日,年内共有92家基金公司申购自家基金合计394次,申购基金数394只(各份额分开统计),净申购额50.18亿元,较2020年同期时的33.64亿元同比增加49.17%。今年基金公司自购的基金绝大部分为新发基金,大多都是在其成立时申购。  从历史数据来看,2018年、2019年、2020年,基金公司自购产品中债券基金规模分别为17.68亿元、14.49亿元、18.94亿元,占当年基金自购总规模的比例分别为54.1%、50.54%、45.49%。  与往年的多数情况下债基自购占大头不同的是,2021年以来的基金自购大多发生在权益类基金中。据统计,年内基金公司自购股票型基金合计14.96亿元,自购混合型基金合计14.65亿元,权益类基金自购金额合计达29.61亿元,占比达近6成;年内自购债券基金12.95亿元,占比不足3成。  从单家公司自购规模来看,有17家自购超过1亿元,25家自购金额超过5000万元。其中自购金额最大的公司是国泰基金,尽管截至12月10日该公司自购23次,自购金额却已高达3.9亿元。自购规模排名第二的是天弘基金,年内共用自有资金3.1亿元申购旗下47只基金。此外,建信、汇添富、南方、工银瑞信等公司自购金额也超过1亿元。  除了基金公司层面的自购之外,今年以来还有公司高管和知名基金经理进行自购。广发大盘价值混合11月22日至12月3日发售,拟任基金经理王海涛自购500万元。9月,长城基金副总经理、投资总监杨建华自掏腰包100万元买入自己管理的新基金长城兴华优选一年定期开放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同时,长城基金总经理邱春杨也自掏100万元购买了该基金。8月,汇添富价值领先混合发售时,基金经理胡昕炜自购200万元。此外,鹏华基金基金经理袁航、汇丰晋信基金基金经理陆彬等也出手自购。  从基金公司自购基金的业绩看,今年以来,394只自购基金中有273只实现正收益,其中52只基金收益率超过10%,名列前茅的基金大多是新能源主题基金。  对于基金公司自购的初衷,深圳一位公募产品部负责人表示,自购一方面可以彰显市场信心,给投资者传递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看好后市和自家产品赚钱能力的信号;另一方面,行业内很多基金公司其实已经建立了长效的自购机制,基金公司选择知根知底的基金经理进行投资。  参与定增最活跃——  公募斥资逾千亿抢筹上市公司定增  自2020年2月份国内出台再融资新规以来,A股定增市场持续增长。2021年定增项目发行数量再创新高,年内已有超600家上市公司披露定增预案,合计募资金额达到了万亿规模。公募基金参与定增的热情有增无减,年内合计斥资上千亿元参与定增,已超过去年全年。  截至12月10日,A股共有431家上市公司实施定增事宜,超过去年全年401家的数量。其中,超一半上市公司定增事宜得到公募基金参与。  从基金管理人的角度看,Choice数据显示,按增发公告日计算,截至12月10日62家基金公司今年以来参与上市公司定增,合计认购总额超1000亿元,超过去年全年。从各家公司参与定增的情况看,首尾分化较为明显,认购金额最多的前10家公司合计认购金额占总认购金额的7成以上。  九泰基金定增投资中心总经理刘开运表示,公募基金参与定增投资升温,主要是因为2020年再融资新政出台后,定增投资的门槛出现明显的下降,一方面是投资门槛的下降,再融资新政中将公司定增发行对象增加到35个,明显降低了单个投资者的投资门槛。  另外一方面,再融资新政中定增投资股份的锁定期明显变短,由过去的一年变为六个月。过往公募参与定增较少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定增股份的锁定周期过长,基金或许因为担心流动性风险而不参与定增投资,现在这一流动性风险大幅降低。  数据显示,截至12月10日,今年以来公募基金参与的项目中,超七成项目能够取得浮盈,平均收益率达32.08%(仅统计公布定增价格的公司),所有基金单次参与定增平均浮盈约为700万元。  事实上,今年以来多位明星基金经理出手参与上市公司定增项目。傅鹏博的睿远成长价值参与上机数控定增浮盈超2亿元。冯明远管理的信达澳银先进智造、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等多只基金参与合纵科技定增项目,也取得一定浮盈。  此外,今年的定增项目还获得了另外一些顶流基金经理的“捧场”,谢治宇、周应波、张坤等旗下基金均有大手笔参与,并取得了不菲的收益。(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上一篇:尴尬茅台今年基金抽成20%!“聪明钱”不聪明?
下一篇:注意!第四季度 机构继续补充新能源、增加新消费的概率很大!
  • 文章标题:2021年基金公募十大“最”来了
  • 文章地址: http://www.outletssz.com/jijinshidian/2820.html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投资理财编辑,如本站文章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21 www.outletssz.com 投资理财 版权所有

资深分析师为您分析在线投资理财产品的优劣,关注时下热点财经资讯,把握每一次投资理财机会!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