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倒数到一年第一经历了什么?

2021-12-13 14:46 投资理财

从年初全市场表现垫底的10%基金到今年的第一只,崔用他的“佛家”持仓策略解释了什么是冷静。虽然已经成为年度冠军基金经理热门人选,但崔并不在乎短期业绩排名。在尴尬股中,他曾经经历了20%的下跌,然后增加了仓位。上涨之后,他再次下跌了20%。但经过深度反思和深入研究,他的持仓信心进一步加强,50%的股票终于迎来了5倍的涨幅。前海开源基金经理崔小龙认为,唯一可以把握的是上市公司的内在价值,而短期股价波动只是交易性波动。这种短期的变化是不可预测的,但长期的价格是围绕价值波动的,好的公司总有一天会被市场发现价值。值得一提的是,崔小龙管理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基金和前海开源新经济基金都集中在新能源领域,而a股市场本身则充斥着各种短期热点和风格游戏。崔小龙会为了明年的业绩排名而改变赛道,防范潜在风险吗?崔在接受某券商中国记者专访时坦言,可预测的风险不是风险,真正的风险是不可预测的因素。新能源赛道是在众多赛道中选择的结果,不是为了投资机会和一到两年的业绩排名而选择的。不会预测明年新能源赛道的机会和风险。未来它将继续在这一领域大量备货,不会为了明年的短期业绩排名而切换赛道。不看短期排名,不参与市场热点游戏券商中国记者:今年,由你管理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基金和前海开源新经济基金收入翻倍,长期位居全市场第一。超越市场的方法论是什么?崔小龙:我不关注同龄人的表现。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应该从行业和公司的基本面出发,而我不参与所谓的市场博弈,只把握最确定的基本面投资。市场上太多热点切换和游戏我都不懂,还是自愿放弃了这方面的研究。我想关注公司的内在投资价值和行业的长期发展潜力,自下而上选择股票。我对这些短期利润指标不是特别敏感。市场上有人认为估值很高,涨了很多,但我判断公司5年甚至10年后的现金流或者利润状况,所以我觉得未来一两个季度的波动不是很重要。这个利润的波动远不如公司技术的变化或者新产品本身的竞争力重要。我认为赛道的选择一定要符合社会发展的大趋势。这场新能源热潮是一场全新的能源革命。相信可以和前两次工业革命相比。相关的投资机会肯定不会在一两年内结束,而是持续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战略投资机会。具体来说,我们还处于能源革命的初期,新能源可以给世界带来巨大的革命性变化,虽然我们还不能完全看清楚。但我们目前能知道的是大方向没有问题,然后在大方向选择有竞争力和发展潜力的公司。我的博士学位是化学材料。在研究公司的时候,我会找出很多新能源材料公司5年前、10年前甚至20年前的核心专利,然后分析这家公司能否继续引领这个行业。我相信,如果一个企业能够以持续的创新引领这个行业向前发展,就能为整个社会创造价值。在创造价值的过程中,这家公司可以获得更多的利润。中国券商记者:当你管理的两只基金占据市场排名前列,甚至有可能拿下年度冠军的时候,投资心态有没有改变?崔小龙:因为我不是为了排名而自己投资,我只是想做好自己的事情,配置好自己最看好的公司或者方向,让市民的利益最大化。我还是学生的时候也是如此 让我打个比方。一家公司的股价会涨也会跌。除非出现极端情况,否则它的基本面会一天改变10%吗?绝对不可能。所以短期来看,股价的涨跌完全是“交易波动”,这个我不太清楚。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让一个人预测一家公司的股价或市场指数下一秒是涨是跌,这个人的预测准确率接近50%。但如果让他预测这个指数在10年或20年内是涨是跌,那么他很有可能得到正确答案。从海外市场的经验来看,一些好的指数代表了全社会优秀公司所能创造的价值,所以从长期来看,趋势一定是向上的。因此会产生两个极值,即当时间间隔特别短时,预测结果非常随机;当需要很长时间的时候,就会成为一个确定性比较高的事情。我现在追求的时间越短,直接忽略这个波动。这个例子其实是想说明我对短期波动无能为力,所以我自己也不会去做。我对投资理解是:股票价格虽然波动,但长期价格是围绕价值波动的,这是我们在中学课本上学到的。那么,由于价格具有随机性和不可预测性,在某些极端条件下可能会出现较大的偏离,进而最终回归价值。那么,我唯一能把握的地方就是内在价值,所以我想找出内在价值会实现长期增长的企业。空间比估值更可靠,估值没有标准答案。券商中国记者:您的仓位集中在高景气但估值贵的新能源赛道。如何看待好东西贵的现象?崔小龙:在做基金经理之前,我就开始关注新能源和化工行业,对整个产业链的公司基本面也略知一二,所以当研究员的时候很多岗位都很有前途。市场一直在纠结公司估值比较高,但我认为估值是一个人为设定的指标,用来解释股价和资产价格的波动。起初估值的指标很多,比如常见的PE、PB、PS、DCF,不同阶段有不同的估值方法。其次,高估值和低估值的定义没有客观标准。如果以PE为标准,是高10倍还是高30倍还是高50倍?这些指标没有标准答案。从长期来看,估值是短期波动。贵20%还是便宜20%都无所谓。如果一家公司未来有10倍的增长空间,这些波动就相对不那么重要了。我无法判断估价。里是顶哪里是底,所以我就不做这种博弈性的东西。  我对估值容忍度相对比较高,因此,更在乎它的未来发展空间。如果一个事物我比较确定的能知道它未来是从1可以到10的,他现在是0.8还是1.1,其实我觉得关系不是很大。  券商中国记者:如果对估值容忍度很高,什么样的情况才会让你决定卖出?  崔宸龙:与估值相比,我更关注个股和行业的空间。空间决定了长期的复合回报率,比如说一个公司,假如我认为10年能涨10倍,但它第一年就涨了3倍,我认为后面增长空间是9年3倍,那么,这种标的可能会影响长期的潜在回报率,我就会把它踢掉,然后配置更好回报率的股票。  如果存在清零风险的,我会毫不犹豫的卖出,有潜在新技术出现,会直接把你的产品和技术直接颠覆掉。你的现在所做的一切的优势,可能在未来的两三年或者5年的时间都会变成历史。就好比汽车出现了,你还在买一个马车运输的公司,那么汽车就是马车运输公司最大的技术风险。  券商中国记者:资金管理规模变大后,会影响你的投资策略吗?  崔宸龙:我自己的换手率是很低的,在不影响收益率的情况下,合适的管理规模,今年300多亿是一个合适管理的上限。  如果基金规模更大一些,就要看整个新能源行业的发展,如果新能源行业发展速度变得更快,规模当然可以容纳更大的体量,所以管理基金的规模要看相关赛道的容量,但很庆幸的是,新能源赛道的头部公司,发展空间广阔,容量非常大,这也是我更愿意集中持仓新能源赛道的核心因素。  扛得住好公司的剧烈波动   券商中国记者:基金经理每年、每个季度都在排名,短期业绩不好的话,有一些资金就会赎回,如何判断一只股票就是在一个不太长的时间内出现赚钱机会?  崔宸龙:我其实是不考虑赎回因素的,不关注短期业绩。我持仓中的很多公司半年甚至一年都不涨,然后突然两三个月被市场发现了,行情就翻倍了。  我完全没有考虑一年期的业绩,这些股票会不会在6个月后涨和3个月后涨,我觉得这很难判断,但我相信好的公司或做实事的公司迟早会被发现。  我现在的持仓股票中,也有从2020年到2021年底都不涨的,甚至还跌了,但我个人判断这些尚未表现的公司并不差,财务和发展也挺稳健的。不涨的情况下,我可能会多思考多想一想是不是哪里想错了,不断的反思自己,但对这些长期没有表现的公司,有更大的持仓信心。  券商中国记者:你管理的资金从几千万的体量变成几百亿的体量,在体量变化后,黑马股与白马股,你倾向于选择哪一种?  崔宸龙:市场喜欢定义黑马、白马,喜欢定义龙头、二线。因为很多公司比可能过去几年一直表现很好,让市场看到它,并被认为是白马,但就我来说,它未来好不好,还是需要去研究的,投资买的是未来的现金流,买的是一家公司5年10年甚至二三十年之后的基本面,简单归纳白马对未来的投资没有意义。  黑马的理解上,如果因为我的持仓集中在新能源领域,因为这个赛道有很多中小市值的标的,我不认为市值能代表一个公司是否优秀,因为有些公司它本身就是初创公司,它初期市值很小,但如果从研究角度发现它的价值趋势,具有变大的可能,它就是值得买进。  或者说,曾经犯过错的上市公司,我也愿意关注。很多公司产能延期了或者产品的开发延期,有时给资本市场低于预期的印象,出现股价的波动,对这些公司而言,我认为应该在持仓上更宽容一点,我也希望我的投资人也看的长远一点。  券商中国记者:如果重仓股在六个月内没有表现或者下跌,你会有压力吗,什么情况才会坚决卖出?  崔宸龙:我确实遇到过持仓的股票,先是出现20%的下跌,然后研究后决定增持,增持后股票又跌了20%,也就是说,大概跌了50%,肯定也遇到焦虑的问题。跌了这么多,我几乎每天都在反思是不是看错了。最后在反复的研究后,我只有一个结论:是市场还没有发现它的价值。  最后这只跌了50%的股票,后面又涨了5倍。股价这种涨跌,最需要确定的是这种波动反映的是内在价值的变化,还是它只是个价格层面的波动,这个是最重要的,如果它反映的是内在价值的变化,那显然需要清理掉,但通过研究发现,它的内在价值还在持续变好,但短期内的市场还未发现它,大跌只是价格上的波动而已。  券商中国记者:因为你不太考虑短期业绩,是高集中度持仓,那么可能需要忍受短期业绩不利的因素?  崔宸龙:我在宣发阶段,一直也在强调,买我管理的基金产品,需要忍受短期波动的情景。我在基金季报中说的也一样,别拿短期的钱来买我的基金,因为我不太考虑短期业绩,我在投资上愿意忍受短期股价波动。  适合买我基金的投资者,是那些追求长期收益、能够忍受一定风险的投资者,用的是闲钱,用来买房子、结婚、看病、上学的钱,千万别买我的基金。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投资者买了一只基金,最后基金净值涨了很多,但在中间阶段的基金净值有个比较大的下跌,很多投资者可能在下跌比较大的时候就卖出去了,因为他用的可能不是闲钱,或者他可能急需用钱,他就不得不在下跌时候早早卖出去了。  重仓新能源无关明年走势强弱   券商中国记者:明年新能源还会继续强势吗,有没有什么风险?或者说你不做短期的判断?  崔宸龙:确实很难判断,我认为凡是可预测的风险都不叫风险,真正的风险是无法预测的因素,无法预测的,突然来临才是真正的风险。  因此,就新能源的股票而言,我很难判断明年会不会继续大涨,哪怕明天开始就暴跌,也很正常,我觉得短期的表现都是波动。我不知道驱动短期波动的因素是什么,或者我内心认为永远预测下一秒时间就是偏向随机的。  我更多的是看空间,赛道行业空间决定了天花板,空间足够大了,总是有着好的公司不断的跑出来,然后他通过这种增长或者长期的成长,即使静态角度看估值很高,以动态的去看,可能3年之后5年之后看你会发现特别便宜。所以还是以空间来看,空间上还是很大。  所以说,我不做短期的选择,即使明年的新能源赛道表现平平,对我管理的基金长期收益空间,也没有影响,哪怕我明年忍受短期业绩排名的落后。  年初的时候,我就忍受过这种业绩排名的落后,因为我持仓的股票年初的时候,没有好的股价表现,当时基金业绩排名已经排到全市场的后10%,但我就忍着,我继续看好我的那些股票。  券商中国记者:如果明年市场上出现其他机会,你会进行较大幅度的调仓吗?  崔宸龙:我的理解是这样的,我把半导体、医药、消费都大概看了一遍,新能源是我选择的结果,我选择一个赛道不是为了一两年的投资机会,我对赛道的选择是要求它至少有一个五到十年的宏大机会和上升空间。  我内心也不允许自己频繁的操作,尤其是在持仓的核心赛道上进行各种切换。即便新能源赛道股票明年表现不如今年这么强烈,甚至也可能表现不佳,但我认为这都只是短期的价格波动。  新能源是世界性的投资机会。我觉得目前所有人都无法想象新能源会带来什么,就好比没有发明内燃机的时候,就无法想象石油煤炭能如何利用。利用能源的水平就直接决定了未来的世界形势。利用新能源方面,我们现在还在个位数的渗透率,这套能源体系的发明创造前景真的无法想象。  新能源赛道的空间十分惊人,这不是其他赛道能够与其媲美的,对于这样一个存在几十倍甚至百倍增长空间的赛道,它现在还处于渗透率的早期阶段,而中国的新能源行业的竞争力,在全球又处于领先的优势地位,这就决定了以长期眼光持有新能源赛道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股票市场上的短期热点非常多,但我觉得这些短期热点没有太大意义,也许不太关注短期机会看起来很笨拙,但这就是我的风格。  相关报道  年内最高收益达118%!这类基金火了 基金公司争相出手  逾9000只公募基金临近“大考” 5只有望成为年度“翻倍基”(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上一篇:毛指数和宁集团合同竞速谁更厉害?
下一篇:【基金事件】他这一年从底层到第一层经历了什么?
  • 文章标题:他从倒数到一年第一经历了什么?
  • 文章地址: http://www.outletssz.com/jijinshidian/2839.html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投资理财编辑,如本站文章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21 www.outletssz.com 投资理财 版权所有

资深分析师为您分析在线投资理财产品的优劣,关注时下热点财经资讯,把握每一次投资理财机会!


返回顶部小火箭